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李少红告"盗墓"擅用"贾宝玉" 正式起诉五大出品方

2017年12月09日 19:00   官网:钟祥市洛亚实业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李少红告"盗墓"擅用"贾宝玉" 正式起诉五大出品方,在《盖世英雄》中,队长王力宏曾两次为队员助阵献艺。先是携带吉他上台,和队员韦礼安现场斗琴,引得迷妹们一片欢呼;再是为了李琦秒变DJ,登台打碟,给不少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队长这样亲历亲为,难怪“受益人”之一的李琦连连感叹“赚大了”:“我用力宏哥的歌赚过钱、比过赛,赚了你太多东西了,没想到有一天能在台上碰到你,一起搭档,有合唱部分,没想到还能帮我打碟,真是赚大了。”

原标题:李少红告《盗墓笔记》“盗用”“贾宝玉”

  杨洋曾在李少红版的《红楼梦》中饰演贾宝玉

  李少红认为,欢瑞世纪、光线传媒、爱奇艺等《盗墓笔记》五大出品方未与其签约而擅用公司艺人杨洋;杨洋则回应自己今年4月就已经和李少红方解除合约。

  昨天,著名导演李少红发表声明,称正式起诉网络剧《盗墓笔记》的五大出品方,其中包括欢瑞世纪、光线传媒、爱奇艺等,“在未与我司签订合约情况下,擅用我公司艺人杨洋作为该剧主演”。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盗墓笔记》演员阵容未定时就有消息称杨洋正与李少红旗下的荣信达解约,但拍摄中出品方在明知杨洋未获“自由身”的情况下,仍然“绕过”荣信达“秘密”使用杨洋。昨天,该案已由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核定受理。以往类似案例多起诉艺人,让使用艺人不当的制片方成为被告,李少红此举在国内还是第一次。

  李少红曾经捧红周迅、陈坤、杨幂等多位当红艺人。杨洋曾在李少红版《红楼梦》中出演成年贾宝玉。这部作品虽然争议大过艺术本身的探讨,但杨洋因为清新俊秀、不食人间烟火的稀缺气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按照行规,《红楼梦》开拍前,李少红的荣信达公司与该剧大部分新人签订合约,杨洋也顺理成章成为李少红及其荣信达的艺人,合约期限是15年。

  李少红在声明中谴责,整个影视行业长久以来对于合约精神、道德规范、甚至是法律条款缺乏敬畏,“我们可以带给观众娱乐,但不应该让自己成为娱乐消费的一部分。”为此,她希望借此次“万不得已”的诉讼向同行们发出倡议,“我们是时候不再妥协,不再为任何理由姑息触犯法规的人与事。”截止到记者发稿前,尔冬升、何平、陈国星等知名导演纷纷声援李少红。

  针对李少红的声明,昨天下午,杨洋的个人律师发表公开律师函做出澄清,称由于荣信达公司在履行与杨洋的演艺经纪合同中存在实质性违约行为,杨洋已于2014年4月28日向荣信达公司发出解约通知函,双方之间的合同已于2014年4月29日正式解除。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律师函中特意提到,杨洋在“解约”之后接演的影视剧,“均是以其个人身份对外签约出演,与任何主体无关”。这一点,等于是替李少红所针对的五大出品方做了“免责声明”。

  在看到杨洋律师的声明后,李少红方面对于杨洋单方面解约并宣告“成功”的行为表示质疑。而杨洋律师表示,对于解约一事,杨洋已委托律师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确认杨洋与荣信达之间的演艺经纪合约已经解除,同时追究荣信达公司的违约责任。杨洋律师称“上述案件已经于5月4日由北京仲裁委员会正式受理,并于10月中旬完成了开庭审理工作,仲裁裁决应于近日做出。”

  艺人违约这样的“潜规则”在国内影视行业并不鲜见,由于身处娱乐圈,大多抬头不见低头见、没准日后还合作,因此利益受损方为了“不伤和气以及人情关系,常常选择息事宁人”。李少红为何要诉诸法律,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根据李少红在声明中的解释,“当宽容成为得寸进尺的资本,当忍让成为变本加厉的筹码,当善良成为被恶意利用的对象,使我们心寒的同时更让人为这个行业的未来担忧。”李少红的委托人高岩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少红导演其实打这场官司也是情非得已,犹豫再三之后才做出的最后决定……作为一个从业多年的影视工作者,她认为遵纪守法的行业人员不应该总是成为受害者。应该有人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这个行业应有的秩序。”

  此次诉讼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的另一大原因是“一次告五家”,官司涉及业内众多知名出品公司。对此,有知情人士透露,李少红走这一步还有情在里面,“不想把板子打在杨洋身上,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这种‘违约’的事行业内见怪不怪,杨洋可以不懂,堂堂大公司不可以不明白。”(记者 杨文杰)

  相关新闻

  琼瑶起诉于正抄袭案 三中院今日官微直播

  台湾知名作家、编剧琼瑶诉于正侵害著作权一案将于今天上午9点半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

  今年5月琼瑶向三中院提交诉状,认为于正的新剧《宫锁连城》抄袭其经典作品《梅花烙》。近日,北京三中院官微称,12月5日上午9点半将开庭审理陈喆(笔名琼瑶)诉余征(笔名于正)、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东阳星瑞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并预告庭审当日将在官方微博进行直播。

  今年4月,琼瑶写了一封公开信,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举报于正多次抄袭她的作品。随后,于正对此予以否认。5月27日,琼瑶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诉状,起诉于正及相关影视公司等五被告著作权侵权,并索赔人民币2000万元。琼瑶称,于正的新剧《宫锁连城》抄袭其经典作品《梅花烙》,她认为该剧主角的背景、主从关系完全跟《梅花烙》一致,支线角色除名字外,关系也跟《梅花烙》一致。面对琼瑶的指控,于正则回应称,“我和琼瑶的作品都只是参照了《红楼梦》”。(记者 杨琳)

  寄生营销第一案《笔仙》获赔50万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笔仙3》诉《笔仙惊魂3》不正当竞争上诉案近日作出了终审判决:驳回北京泽西年代和北京星河联盟影业(《笔仙惊魂3》出品公司)的全部上诉请求,两公司公开道歉并赔偿“笔仙”系列出品方北京永旭良辰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人民币50万元。

  今年5月5日,《笔仙3》宣布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笔仙惊魂3》告上法庭。作为国内影视行业首例由“寄生营销”引发的不正当竞争案例,“真假笔仙之争”在过去三年里备受业界关注。

  2012年韩国导演安兵基进军中国电影市场,重拍了自己的成名作《笔仙》。《笔仙》宣布将于7月份暑期档上映的第二天,一部名为《笔仙惊魂》的电影突然宣布定档6月;今年年初,《笔仙3》宣布定档7月之后不久,“笔仙惊魂”再次搭上“营销顺风车”,宣布《笔仙惊魂3》定于4月公映。

  据了解,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认定,《笔仙惊魂》出品方不正当竞争证据确凿,并因此而获利,依法予以驳回其上诉,维持一审判决。业内人士认为,作为中国电影行业首例“寄生营销”引发的不正当竞争案,最终《笔仙》方胜诉,对深受“寄生营销”之害的片方是一个好消息,将鼓舞电影人在面对行业不正当竞争时,能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记者 肖扬)

  节目现场,长相年轻丝毫没有“妈妈相”的谢楠抱实重婴儿模型非常专业,瞬间失去了平日鬼马精灵的风格,异常认真的跟专家学习专业抚触方法,真的是“母性十足”。而说到应该放权给孩子的爹吴京带他的时候,谢楠忍不住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模型,“吐槽”吴京像拿机关枪一样抱孩子

  在小咖秀上被网友疯传的一段小视频中,这位有着70岁高龄的老戏骨21年后在《大侠日天》的片场,与几位年轻的演员再次演绎《大话西游》的经典桥段时,仍然眉飞色舞,喜感十足。罗家英这次在《大侠日天》当中同时饰演邱处方和邱长林两个角色,皆为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邱楚方本身就是一个外表严肃内心却非常“时尚”的老顽童形象,剧中与刘日天之间发生了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趣事,做表情帝,还不是soeasy?

  在最近刚刚完结的韩国SBS电视剧《六龙飞天》中饰演李信赤的李知勋,不仅在剧中展现强有力存在感,在确定出演JTBC电视剧《魔女宝鉴》后,又以主演的身份出演搜狐视频网络剧《评价女王》,稳站新兴大势男之位!

  而作为茅山弟子秋生、阿龙、文才,在守护春来镇的同时以不同职业为生,白日相互逗趣打闹深夜又无比怀念先师,当春来镇被妖魔屠城时,三位师兄义不容辞手持宝剑机枪进行殊死搏斗,末日之时,先师九叔被召唤,三剑合一对抗金甲僵尸,遇妖降妖遇魔降魔的师徒四人能否成功伏魔?当昔日的平安小镇行尸遍野血流成河时,春来镇是生存还是毁灭?

标签:李少红告"盗墓"擅用"贾宝玉" 正式起诉五大出品方

责任编辑:弥生望月

bc新闻